? 第五百八十二章 一刀斩诸神-人道至尊 yabo体育app下载地址,app下载官方首页,yabo2010.net

人道至尊

第五百八十二章 一刀斩诸神

宅猪2017-12-7 18:16:6Ctrl+D 收藏本站

????那道纯阳之气乃是钟岳为了化解白沧海体内的阴神,将自己炼就的纯阳之气打入白沧海的体内,传授白沧海日月宝照,阴阳互生,相互照耀,一方面炼化阴神化作自己的纯阴之气,一方面壮大纯阳之气,形成平衡态势,让阴神不断被炼化,化解他的危局。

????当时白沧海被阴脉阴神连累,多病多灾,就算是白泽氏的神明也无法解开他的病患,唯有钟岳的纯阳之气能解。

????钟岳将纯阳之气借给他,阴脉阴神不断被炼化,与纯阳之气互补,相辅相成,他的修为也是水涨船高,进步神速,可以说是北荒唯一一个能够与白淑月并驾齐驱的年轻强者。

????最近一两年,白沧海的实力甚至超越了白淑月,成为白泽氏最为强大的年轻强者,修成真灵,成就巨擘。

????不过,他体内的纯阳之气并不属于他,而是钟岳借给他,待他彻底炼化了阴脉阴神便会收回。钟岳的目的除了救治他,也有要借阴神壮大纯阳之气的意思,让自己多一分修为。

????而现在白沧海已经将阴神彻底炼化,炼就自己的阴神真灵,乃是一头纯阴的蛇神,而相应的钟岳给他的那道纯阳之气也被炼成阳神真灵。

????这道纯阳之气飞向燧树,在半空中化作一条纯阳之龙,便是阳神真灵的形态表现。

????他炼就的阳神,便是一条纯阳之龙。蛇和龙,一阴一阳。

????阳神真灵呼啸飞来,钻入钟岳体内,原本钟岳已经油尽灯枯,甚至连不死之身都被打坏,但这道阳神真灵入体,顿时让他修为暴涨,不死之身再次恢复,法力奔腾,阳化为阴。阴化为阳,阴阳互补,相辅相成!

????只是这道纯阳之气也只是让他暂时恢复战力而已,并不能让他有足够的实力化解目前的危局。等到法力耗尽,他还会面对同样的局面。

????就在这道纯阳之气入体的一刹那,钟岳突然爆喝,法力涌出,正在与龙侯争斗的鲲侯身躯猛地一僵。只觉神翼刀之中竟然有一股强大的法力与自己争夺这口神刀的掌控权!

????这法力来源,竟然是来自神翼刀上的一根羽毛,鹏羽金剑!

????鹏羽金剑中的法力竟然也精通鲲鹏天地诀,而鲲鹏天地诀是鲲侯自创的功法,即便是鲲鹏神族中,得到他传授的都不多!

????“钟山氏!”鲲侯心中大惊。

????这股法力同样以鲲鹏天地诀的功法,与他争夺神翼刀,若是鲲鹏神族全力祭祀,催动神翼刀,祭祀鲲侯。钟岳的这道法力对他来说根本无法形成任何干扰。

????而现在,鲲大先生和鹏大先生两位通神圆满的大高手此刻都被调走,没有了这两位存在,祭祀之力掉落一成之多。

????鲲侯在与龙侯的争斗中顿时落入下风,此刻又被钟岳的法力干扰,引发的后果不堪想象!

????他只被钟岳的这道法力干扰的一瞬,但就在这一瞬间,龙侯一剑刺来,盘龙神剑顿时将他身躯缠绕,如同巨龙盘绕。

????鲲侯惊恐万分。刚刚恢复对神翼刀的掌控,突然身躯四分五裂,被龙侯绞杀!

????下一刻,祭祀声大作。他的灵在鲲鹏神族的祭坛上复生,随即盘龙剑飞至,再次将他的灵绞杀。

????几乎在同一瞬间,神翼刀陡然飞去,脱离他的掌控,飞至燧树。来到钟岳的手中!

????钟岳持刀,收树。

????庞大的燧树顿时消失不见,只剩下漫天的神灵。

????而祭坛上,鲲侯神灵复生,再次被斩,不由闷哼一声,一道道灵光远遁而去。这一刻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败了,若是继续复生,恐怕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龙侯三次将他击杀,已经让他的灵和魂遭受重创,让他不得不逃。

????而在此时,钟岳祭刀!

????他将自己所有的法力涌入神翼刀中,这口完整的圣器在他手中光芒大放,迎着漫天的神灵挥刀斩下!

????迎神一刀斩!

????他脑后光轮转动,师不易盘膝坐在其中,也是法力不要命的涌出,助他祭刀!

????龙侯降临到鲲鹏祭坛之中,下方,鲲鹏神族的诸多强者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喘息一下,惊恐的看着这尊神侯之灵,祭祀依旧在继续。

????龙侯却没有看向他们,也没有出手将鲲鹏神族的强者统统击杀,只要他想,别说出手,恐怕一个念头让可以将这些鲲鹏神族炼气士魂飞魄散。

????而他却懒得出手,不屑于出手。

????他抬起头,看向半空中,迎上西荒诸神之灵的那一刀。

????刀光璀璨,惊艳,神翼刀的威能并没有被彻底发挥,比起在鲲侯手中时还是显得逊色一分,但是这股威能已经超越神明祭起神兵。

????这并非是钟岳自身的法力,以钟岳的实力还做不到这一步,就算他全盛状态,也不可能将这件宝物催动到如此强大的境地。

????就算是加上师不易,也办不到!

????“西荒诸神,败得不冤。”龙侯轻声道。

????他能够看得出来,钟岳和师不易都是强弩之末,真正发挥神翼刀的威能的,是鲲鹏神族的诸多强者的祭祀。

????这些神族炼气士还没有停下祭祀,因为鲲侯还在逃往,需要他们维持祭祀之力,否则祭祀一停,鲲侯魂飞魄散。

????而神翼刀身为鲲侯的羽翼炼成的圣器,也被他们祭祀。

????钟岳正是借这股祭祀之力,将神翼刀的威能发挥到现在这等程度!

????刀光升起落下,斩入诸神之中,所过之处,一尊尊神灵被刀斩,其他神灵急忙四下散开,躲避刀光。而在此时,恐怖的悸动四下弥漫,神翼刀陡然炸开,一口口鹏羽金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化作无数金剑形成的洪流,穿插交错,将方圆百里化作一个金剑的汪洋!

????恐怖的金光洪流淹没一尊尊神灵,远远看去如同一个巨大的金球,金球中唤来怒吼声。撞击声,金光中隐隐可以看到一尊尊神灵在其中嘶吼,拼命,被重伤。被斩碎。

????远处,风无忌脸色剧变,连忙向鲲鹏神族的强者吼道:“快快停止祭祀!”

????鲲鹏神族强者额头冷汗滚滚,却没有一个停下,停下的话鲲侯魂飞魄散。彻底死亡,他们岂能停下?

????轰!

????无数金光陡然一收,化作一朵朵羽毛铮铮铮插在翼骨之上,神翼刀复原,而那光球中的神灵则被斩得支离破碎,几乎找不到一个完整的神灵。

????那些神灵统统被斩,已经化作一道道灵光,四面八方飞去。

????钟岳弃刀,脑后光轮中飞出一口铜灯,最后的法力疯狂涌入铜灯之中。将漫天四散的灵光捕捉,收入铜灯之中。

????“钟山氏,得饶神处且饶神,不要做得太过。”

????龙侯突然开口,声音清清淡淡:“你若是将西荒各大神庙的神灵一网打尽,恐怕天下都容不得人族。西荒的那两尊神明,便也会向你出手了。”

????钟岳心中一凛,立刻有一道道灵光逃出铜灯引力范围,逃脱出去,在一座座祭坛上落下。化作一尊尊神灵,接着祭坛飞起,载着西荒各大神族的炼气士四面八方而去。

????“钟山氏,算你厉害。这一关你算是过了!”一尊神灵的声音传来。

????风无忌脸色剧变,也立刻遁走,消失不见。

????夏宗主、祝融颜衾等人见状,当即不再与君思邪和方剑阁纠缠,立刻退走,带着重黎神族的强者远遁而去。

????这场大变故发生得极快。从白沧海还给钟岳纯阳之气,到钟岳抢刀,龙侯杀鲲侯,再到钟岳借力刀斩诸神,铜灯收取神灵,诸神服软逃亡,前前后后也只不过几句话的时间。

????而在此时,白沧海和白镇北师徒二人看得目瞪口呆,连道:“走!走!”

????师徒二人也是一溜烟逃遁而去,心中只觉后怕。

????白沧海还给钟岳纯阳之气,本来是打算让他在支撑片刻,没想到却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引起这番剧变,鲲侯遭斩,诸神遭斩,钟岳绝境翻盘,大获全胜,全因他送还的这道纯阳之气!

????“如果西荒诸神知道那一道纯阳之气是我送还的,会把我恨死……”白沧海面色如吐,心中暗道。

????神战之地恢复平静,钟岳气息委顿,喃喃道:“现在,西荒的神明不会出手了吗……”

????龙侯淡淡道:“我在这里,他们还不敢出手。”

????钟岳鼓起最后一丝力气,躬身诚谢,道:“多谢龙侯相助。”

????龙侯摇了摇头:“我并非助你,反倒是得了你的相助这才能够连斩鲲侯,将他重创不得不逃遁。我不过是还你的人情罢了。”

????钟岳轻轻点头,将铜灯的灯盖旋紧,龙侯看了这盏铜灯一眼,露出迷茫之色,转身离去。

????钟岳终于再也无法支撑,双眼发黑,摇摇晃晃,突然双足一软,向前仆倒在地。

????君思邪、方剑阁、水子安、公孙轩辕等人飞速赶来,连忙用法力将他托起,却见钟岳依旧死命的睁大眼睛,咬紧牙关,不让自己昏迷过去。

????他的眼睛已经看不到任何光线,只是凭借惊人的毅力,保持自己最后的清醒。

????君思邪等人飞速查看他的伤势,面色都变得无比凝重。

????油尽灯枯了。

????钟岳的伤势实在太重,已经将自己拼得半点生机也不曾剩下,现在他的生机断绝,元神几乎碎掉,就算是神药也救不了他的性命。

????他们的法力根本不能进入他的体内,为他镇压伤势,因为法力并不同源,进入他体内便会激起他残存法力的抵抗,这是一种无意识的自保手段。

????而钟岳伤势太重,经不起任何一点颠簸!

????这么重的伤,神药的药力在他体内发作,恐怕都是致命的伤害!

????“这么重的伤……”

????水子安面色灰败,摇头道:“恐怕无能为力了……”

????“他为何还没有昏过去?”

????方剑阁突然疑惑道:“为何执意要醒着?”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只见龙岳和公子波旬飞速飞来,即将来到这边,两位少年陡然肉身瓦解,大日魔乌真灵和星蟾真灵化作滚滚的气血和修为涌入钟岳体内。

????钟岳终于闭上眼睛,昏死过去。

????“钟师弟,太强了。”方剑阁醒悟,赞道。

????钟岳竭尽所能维持自己的意识清醒,其实是自救,其他任何人的法力都不能镇住他的伤,他的元神和肉身也承受不住任何药力的冲击,而他的化身则是同源所出,只有化身到来,才能吊住他的命!

????过了几日,君思邪等人小心翼翼的将他抬到大荒,不敢有任何颠簸,唯恐将他镇散了,这一日,钟岳缓缓醒来,只见身边是奇怪的植物,已经枯黄,缨穗中结着饱满的种子。

????“这是什么?”他迷茫道。

????君思邪走在前方,回头嫣然一笑:“这是糜子,五谷之一。”

????钟岳竭力抬起头,看到无边无际的田野,种满了各种谷物,许许多多的族人正在收割。他再次躺下,笑着睡着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