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零七章 帝皇心术-人道至尊 yabo体育app下载地址,app下载官方首页,yabo2010.net

人道至尊

第七百零七章 帝皇心术

宅猪2017-12-7 18:20:34Ctrl+D 收藏本站

????钟岳露出惊讶之色,将茶杯缓缓放下,并没有摔破,诧异道:“殿下何出此言?”

????赫连天正笑道:“我虽是俗客,却也闻弦而知雅意,钟兄掷杯为号,若是话不投机,茶杯摔碎天云十八皇一拥而上,将我乱刀砍死。?`这种事情,在朝堂文武百官之中并不少见。”

????钟岳恍然,笑道:“下次不摔杯子,改摔茶壶。我也知道瞒不过殿下,只是没有想到白无常上使天正,会是赫连天正。殿下此来,有何以教我?”

????他丝毫不提刚才掷杯为号一事,也不提赫连天正识破他一事,只问一句有何以教我,让赫连天正不禁赞叹,道:“钟兄胆子大,胆子野,我原本也不曾想到你劫了一次狱,居然还敢劫第二次!第一次捉不到你,第二次马脚便多了,便容易捉到你了。”

????钟岳点头,叹道:“我若非在你面前施展过龙蛟剪神通,你也猜不到我。”

????赫连天正笑道:“你也是百密一疏,不该再展露出龙蛟剪神通,否则谁能猜到劫狱的是你?即便是我父,曾经怀疑你,不也是被你洗脱嫌疑,他怀疑任何人都怀疑不到你的头上。不过钟兄应该知道,我若是想对你不利,便不来见你了,而是直接将你告,你毕竟于我有恩,所以我前来见你。”

????钟岳思索片刻,笑道:“天正兄的意思是?”

????赫连天正笑道:“帝子不好做,界帝家相互倾轧,帝子争权夺利,难以安宁,稍有不慎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凶险之处比钟兄的处境还要险恶。所谓帝子,不过是个虚名而已,谁说界帝之子一定便是下任界帝?界帝者,强者为尊,有能者居之。但帝子之间却还相互倾轧视兄弟为仇寇。”

????他叹了口气,道:“我母后本是我父的贫寒之妻,我父被天下通缉时母后不离不弃,后来我父成为界帝。封母后为正宫娘娘。`母后一直不愿要孩子,唯恐连累我父。我父成为界帝之后,她这才敢生下了我,不过那时我父已经广招天下秀女,填充后宫。对她的宠爱太少,所以我是十七帝子。因为母后娘家卑微,无权无势,后来便莫名其妙的死了,不知凶手是谁。我父虽然震怒,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没有深查下去,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想来,我父是忌惮凶手娘家的势力,不敢将那贱婢诛杀。”

????他表明心迹,继续道:“你可能无法想象我是如何活到现在的。我丧母时尚且年幼,只有四岁。到八岁时,四年时间,我经历了二百一十五次暗杀,不知多少次险些死亡。后来有位宫女告诉我,殿下,你不可以太聪慧,你之所以遇到这么多凶险,是因为你是所有帝子中最聪明的那个。听了这话,我才明白过来。”

????他自嘲的笑道:“我的那些兄弟姐妹家大业大。各自有外祖家撑腰,而我身家贫寒,表现得不能太出色,也不能太差。太差没有出头之日。我父看也不会看我一眼,太出色则被我的兄弟姐妹视作眼中钉,铲除我对他们来说太简单了。”

????“所以上次我为地狱巡察使,才会想去盗取生死簿,将我的命运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而这也是我没有告钟兄,而是前来见钟兄的原因。”

????赫连天正的语气平静。平静得有些可怕,淡然道:“有时候我在恨,恨我为什么生在帝皇家,若是不生在帝皇家,母后也就不会死得不明不白,或许她可以尽享天伦之乐。不过既然生在帝皇之家,那么我便只能努力的活下来,掌握自己的命运,还要保护母后的同族。钟兄,你若是我,你选择告还是选择来见你?”

????钟岳沉默。

????幼年便遭遇无数暗算,八岁明白过来,隐藏锋芒,掩饰自己的聪明智慧,但又不能装得太蠢,在权欲倾轧中活到现在,十七帝子的经历的确险恶。

????自己如果换成他的处境,能否存活下来尚未可知。

????如果自己是他,肯定不能把钟岳交出去,如果交出钟岳破解劫狱案,那么就显得他太聪明了,反而会引来杀身之祸。`

????真正聪明的做法,是前来见钟岳,告诉钟岳,自己已经识破了他,留下一个莫大的交情。钟岳必将飞黄腾达,又拥有天云十八皇辅佐,界帝也称他一声钟卿,极为看重,与他交好,绝对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这些话,赫连天正没有说出来,但钟岳已经明白。

????赫连天正目光清澈,笑道:“钟兄以为如何?”

????钟岳正色道:“钟某承殿下之情。只是还有一事殿下须得知道,我与庚王爷结拜为异姓兄弟,将来庚王爷回来向令尊寻仇,我理当助他。殿下真的不要告我?”

????赫连天正淡然道:“母后死后,仇家一直没有下落。倘若我父当时便雷厉风行,将主谋诛杀,我便不会来见钟兄了。而且我并不认为庚王爷会是我父的对手,他刚勇猛烈,但心机比我父逊色远也。”

????钟岳追问道:“若是真有那么一日呢?”

????赫连天正迟疑一下,道:“我先为我母报仇,再为我父报仇。”

????钟岳端起茶杯,以茶代酒,道:“既然如此,钟某愿做殿下后盾,保你在后宫中平安无事。”

????赫连天正举杯,两人饮茶,赫连天正告辞离去。

????钟岳将他送出门去,录天王突然道:“钟王爷,十七帝子想要与其母报仇,的确可以与我们联手。杀他母亲的那位存在,与庚王爷的仇家都是同一位存在。”

????钟岳愕然,失声道:“你的意思是,杀他母亲的便云山界帝?不应该是如今的正宫娘娘吗?赫连天正话语中的意思,便是如今的正宫娘娘杀了他的母后,这才当上了正宫!怎么可能是赫连云山亲手所为?”

????录天王摇头道:“钟王爷,你见识得还是太少了。赫连云山当年夺得帝位,但是庚王爷不服,与他争斗,两家相争甚是激烈。赫连云山地位不稳,而在这时候赫连云山想要拉拢一个莫大的神族,让这个强大的神族支持自己,这个神族便是石族,家主便是石姬娘娘。”

????千山神皇突然道:“我记得此事,当时庚王爷听闻赫连云山去了石族,于是便说赫连云山的帝后要死了,可怜这个女子一路相伴赫连云山崛起,但注定要为石姬娘娘让路。然后没过多久,帝后便死了,当时我们还很诧异,不知为何庚王爷先知先觉。”

????碧娥魔皇道:“后来石姬娘娘便进入后宫,成为正宫娘娘。现在想来,当时石姬娘娘尚未进入后宫,不可能与帝后争权,自然不可能杀她。赫连云山当时没有多少势力,急于拉拢

????石族,所以必须要拿出诚意。而这个诚意恐怕便是帝后之位……”

????钟岳打个冷战,有些同情赫连天正,道:“你们刚才为何不说?”

????“怕乱了他的心智。”

????录天王道:“他的心智若乱,恐怕便会在赫连云山面前露出马脚,反而会让他丧命。赫连云山薄情寡义,可以杀共患难的妻,杀自己的一个儿子应该也不会犹豫。”

????钟岳沉默,过了片刻怅然道:“这是帝皇心术吗?”

????录天王哈哈大笑,声若洪钟:“钟王爷,这绝不是帝皇心术!帝皇胸怀天下,教化众生,开民心智,反哺苍生,其心也正,其术也正,其光明伟岸,岂会为了一己之私把自己的后宫也弄得乱七八糟?赫连云山是枭雄权术,绝非帝皇心术!”

????“枭雄权术,帝皇心术?”

????钟岳精神大振,有一种拨开阴霾见青天的感觉,只觉眼前豁然开朗,录天王说的虽然难以办到,但是的确振奋人心,将枭雄权术和帝皇心术分得一清二楚。

????突然,薪火的精神波动传来,道:“别听这老瞎子的胡吹,什么帝皇心术枭雄权术?只要好用便是好的,若是能够让伏羲神族崛起,无恶不作又有何妨?伏羲神族现在处于困境之中,活着的伏羲才一个半,你若是想要光明磊落,那真的是要绝种灭族了!”

????钟岳怔然,心中有些矛盾,薪火与录天王,到底谁说的才是对的?

????“为了伏羲神族,无恶不作又有何妨?但心中要有一杆秤,衡量原则。”

????他心中默默道:“我该如何行走在善与恶、黑暗与光明之间?神魔,阴阳,太极,善恶,黑白……这是易,是变化,是伏羲!”

????他抬头仰望天界的天,天高而远,风云变幻,日月穿梭,黑夜与白天交替。

????现在是伏羲神族的黑暗时代,作为仅存的一个半伏羲中的半个,他在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是凶险到处都是陷阱的黑夜中行走,寻找着伏羲神族的光明前程。

????他的手段,有时候也必须是黑暗的手段,在黑暗中用黑暗的刀才能战胜对手!

????“薪火,你的传承者中,是否有人身处我目前的处境?”钟岳突然问道。

????薪火摇头:“没有过,从没有过。你所面对的黑暗,从火纪到地纪,我从未见过,也从未想过。岳小子,其实……”

????他迟疑一下,道:“你可以不必扛着伏羲神族的重担,你原本不是伏羲。你只要给我生一个伏羲便可以了。”

????“让我的儿女去面对这黑暗年代吗?”

????钟岳哈哈大笑,背负双手,平静万分道:“何苦为难我的儿女?还是我来吧。”(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