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三十八章 千变万化难脱身-人道至尊 yabo体育app下载地址,app下载官方首页,yabo2010.net

人道至尊

第七百三十八章 千变万化难脱身

宅猪2017-12-7 18:21:48Ctrl+D 收藏本站

????诸多天兵天将松了口气,纷纷出手,钟岳顿时险象环生,再难突破天庭大阵。

????刚才诸多天兵天将虽然结阵,催动阵法,但是却不曾出手,只是想要困住他,而今出手钟岳便如陷泥淖,逃脱不出。

????非但逃脱不出,甚至他还随时有被重创的危险,极有可能在一瞬间便被诸神重创,甚至逼得他不得不施展出伏羲真身来对抗!

????若是施展出伏羲真身,那就真的是必死无疑了!

????“哞——”

????一辆华丽的宝辇从他元神秘境中飞出,四头神犀驾着宝辇轰隆一声撞破天地壁垒,冲入地狱轮回的空间之中。

????“岳侯爷,我等奉命在此阻拦岳侯爷,还请恕罪!”

????钟岳刚刚冲入地狱轮回,便见鬼火重重,旌旗飘展,无数鬼兵鬼将乘着楼船大舰排列成阵,阻挡他的去路。十八重地府的府判高高祭起丧钟,催动这件宝物,丧钟声音大作,就在他冲入地府的一瞬间向他轰来。

????钟岳闷哼一声,连人带车被轰出地府空间,又回到现实世界。

????天界中,四头神犀拉着宝辇刚刚飞出地府空间,便见诸多天兵天将祭起天罗地网,向他洒落。

????钟岳收了辟邪神犀宝辇,身形急剧坠落,人在半空中猛然摇身一晃化作一条钩蛇,向大地中钻去。

????诸多土地公纷纷从地下钻出,高声叫道:“岳侯爷见谅,界帝要留下你,地底你过不得。”

????这些土地公都是山神族,将大地封印,钟岳刚刚钻破地面,顿时只觉大地坚硬无比,即便是化作钩蛇也难以逃脱,只得沿着地面快速奔行而去。

????噗——

????一道光芒闪过,他与一尊土地公相碰撞,那尊天界土地公吐血。倒跌飞去,两人跌入一片山麓中,从山麓里爬起两个土地公,面面相觑。突然异口同声道:“他是假的!”

????天兵天将不由分说便是一网洒下,将两个土地公一网成擒,诸神扯网,将两个土地公从网里揪出来,面面相觑。

????十天神和东阿、熙和飞身而来。喝道:“这个人族精通变化,你们当心!”

????突然其中一个土地公肉身炸开,血肉翻飞,骨骼也哗啦啦乱飞,扑到天兵天将之中,然后血肉骨骼合拢。

????诸多天兵天将纷纷四下扫视,再无那个土地公或者钟岳的身影,不由得大乱,只听诸多天兵天将高声道:“他变化成你我的样子,只要看到两张一样的面孔。便给我擒下!”

????东阿厉声道:“不要乱,你们不要乱,站着别动!”

????他的命令谁人肯听?

????诸多天兵天将乱作一团,都在搜寻钟岳的下落,突然有人高声道:“在这里!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吖——他变成我的样子了!不要打,我是真的……”

????“混蛋,不要变成我!”

????“快,快抓住他!”

????……

????钟岳连连变化,混迹在天兵天将群中,很快惹得一片混乱。趁机向外走脱。更多的天兵天将涌来,反而更能给他制造机会。

????“一群废物。”

????天庭中,云山界帝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这么大的阵仗去捉一个人族炼气士。居然还没有捉住,居然还被对方闹得一片大乱,实在让他的脸面有些挂不住。

????“尚天王何在?”

????钟岳正要趁机离开,突然天空中云山界帝高远的声音传来:“派出你的八部众神将。”

????“遵旨!”

????尚天王的声音传来:“八部众天听、天视、天觉、天命、天魂、天感、天触、天息,你们下界助他们一臂之力,寻出岳侯。”

????“领命!”

????八部众神将从裂开的天空中降临。天听神将竖起大耳,天视神将张开一只只大眼,天觉闭上眼睛,第七神识四面八方铺开,天命无数手臂的指头叉开,一道道若有若无的丝线四面八方飞去……

????钟岳心头一跳,顿知不妙,天听、天视八部神将各有神通,这八位存在出手,定然可以将他揪出来!

????他可以隐瞒血脉,可以隐藏神魂,可以改变命数,但是对于天视、天听、天息、天触等神将,他就无法隐瞒了。

????他急速变化,连连改变容貌种族,向外而去,突然天触笑道:“在这里了!”

????天触身后一根根触手飞出,向钟岳卷去,与此同时天听、天视等神将也将钟岳锁定,纷纷起身追来,长声笑道:“岳侯留步!”

????钟岳不再变化,立刻还原本来面目,身后浮现出金乌双翼,猛然振翅而行,向天界的一处传送大阵飞遁而去,他的速度极快,尽管天兵天将封印了天空和大地,无法从空间中穿行,但是他的速度竟然快到浮光掠影,让八部众神将一时片刻间无法追上!

????那座传送大阵越来越近,只要冲入其中,传送离去,便可以逍遥在外!

????突然,一声叹息传来,幽幽道:“好个伏羲,这么多天兵天将都无法留下你,不愧是往世的八大皇族。可惜……”

????滔天的神威破开天穹,天兵天将封印的空间根本不能阻挡,滚滚神威向钟岳镇压而下,那神威浩浩荡荡,有一种无可匹敌之感。

????钟岳骨骼被压得噼里啪啦作响,元神也被镇压得咯咯吱吱,元神秘境几乎都要被压塌。

????他再难忍住,伏羲元神不由自主便浮现出来,与那股神威抗衡,与此同时他的肉身也在不由自主的生出变化,根本不受他控制,直接现出人首蛇身的伏羲真身!

????“果然是天生神躯的伏羲,半先天半神的肉身。”

????那个声音笑道,压力突然一收,钟岳额头冷汗滚滚而下,连忙飞向那座传送阵,周身无数图腾纹翻飞一发涌入阵中。

????传送大阵旁边,几位神明正在将传送阵打碎,已经轰碎了几根传送石柱,钟岳的图腾纹飞来,落入阵中,尽管传送阵被破。但还是嗡的一声被催动,传送光芒亮起,光流冲霄。

????钟岳避开一尊尊神明的阻击,闪身冲入传送光流之中。被光流卷起,向天界外传送而去。

????“还是被拆穿了真身,现在恐怕神垕娘娘都保不住我了,看来只有离开此地,隐瞒身份血脉。再图后事!”

????钟岳刚刚想到这里,突然从威神六道界的天庭中飞出一面明镜,那明镜旋转,越来越大,切开空间,出现在天界。

????明镜越发巨大,千山万水从镜中浮现,宛如一片浩瀚大陆,突然明镜光芒大放,迎着传送光流一照。光流顿时扭曲,被吸入那面明镜之中。

????威神六道界的天庭中,紫光君王轻轻招手,天元轮回镜从天界飞回,滴溜溜转动,速度越来越慢,最终静静的漂浮在他掌心。

????“虽然有着些许波折,但总算成功了。”

????紫光君王舒了口气,向云山界帝道:“师兄,这漏网之鱼已经成擒。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大事,上头许多存在又可以高卧酣眠了,而师兄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这次师兄出力很大,紫光必然会向帝君说起师兄的功劳。”

????云山界帝客气道:“惭愧。我本想帮忙,怎奈麾下诸神本事不济,还是要靠师兄亲自出手,心中甚是愧疚。至于功劳,我是不敢要的。”

????钟岳被擒,肯定会被处死。而钟岳的靠山便是神垕娘娘,天帝级的存在,云山界帝心知肚明,如果自己要了这个功劳,肯定会被神垕娘娘干掉,不如索性不要。

????他能够成为界帝,自然是聪明得很,知道进退取舍。

????紫光君王心知肚明,呵呵一笑,唤回自己的两位弟子,道:“此事事关重大,我还需要尽快回去,将明证上报给帝君,然后才好与那位地皇天帝交代,不能久留。”

????云山界帝肃然道:“不敢多留师兄。”

????东阿与熙和返回天庭,一脸惭愧,默不作声。紫光君王笑道:“你们也无需气馁,他是伏羲,当年雄踞地纪时代近百万年之久,出了二十三朝地皇天帝,地纪七十二朝天帝,他家占了二十三朝,自然是厉害非常。伏羲死而不僵,末代之中,诞生一两个逆天的妖孽也是理所当然,你们败北不必放在心上,太纠结反而影响道心。”

????东阿与熙和称是,躬身道:“师尊打算如何处置这个伏羲?”

????紫光君王笑道:“交给天元轮回镜处置,然后我将此镜送给波罗界帝,此事我不易牵扯太深。”

????他意味深长道:“当今时代,还是有一些存在心怀旧的时代,心有不平。若是我牵扯太深,恐怕我非但性命不保,还会有魂飞魄散之虞,不得不谨慎。”

????两人不敢多问。

????紫光君王登上宝辇香车,带着娇妻美眷驶入天庭传送阵,扬长而去。

????云山界帝松了口气,心道:“总算送走了,他在我身边,让我压力极大。”

????紫光君王的香车宝辇驶入宇宙虚空,被光流卷动,直奔波罗六道界而去,过了月余时间,突然传送光流渐渐涩滞,只见黑暗的宇宙中无边无际的迷雾涌来,将传送光流定住。

????“我便知道这一路中会遇到一些妖魔鬼怪。”

????紫光君王轻笑一声,坐在香车之中不曾起身,将一张琴弦横在膝头,拂动琴弦,高歌一曲,琴音操切,只听迷雾中传来一声闷哼,雾气散去,只在那里留下几道血迹。

????紫光君王正要收取那鲜血,突然鲜血蒸发,消失得一干二净。

????“却也谨慎。”

????传送光流又自前进,没过几日突然黑暗的虚空中传来阵阵鬼哭,诸多神女和东阿、熙和向前看去,只见一座荒凉的大陆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前方,那座大陆中遍布白森森的枯骨,让人不寒而栗。

????突然无数枯骨缓缓起身,都是人首蛇身的骷髅,一只只白骨大手穿破黑暗,纷纷向宝辇香车抓去。

????“已死之物,还想翻天?你们起开!”

????紫光君王面色凝重,不再弹琴,站在车头,仗剑向那一只只白骨大手劈去,无数断骨纷飞。

????宝辇香车驶过这片荒凉大陆,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那座荒凉大陆载着无数枯骨消失无踪。

????“装神弄鬼!”

????紫光君王冷哼一声,突然又有滔天的血海从黑暗的宇宙中涌来,一浪盖过一浪,宛如要将整个宇宙淹没在血海之中一般。

????紫光君王额头冒出冷汗,吩咐众人道:“肯定有亲近伏羲的势力在暗中兴风作浪,我当全力作法度过这片血海,我作法时,心无外物,你们来驾驭宝辇。切记,无论看到什么都当没有看到,不要被其迷惑,否则你们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他摘下头冠,解开束发的束带,披肩散发,站在宝辇的车顶,仗剑作法,宝辇驶入那片血海。

????“切莫忘了我的话,无论看到什么,都当成虚妄!”紫光君王高声喝道。(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