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一十四章 洞房-人道至尊 yabo体育app下载地址,app下载官方首页,yabo2010.net

人道至尊

第八百一十四章 洞房

宅猪2017-12-7 18:24:17Ctrl+D 收藏本站

????阴云康点头,连忙去了。阴康氏被困在天河之中,居住在天河之洲里,与外界的联系太少,族中女子往往都是嫁给同族的男子,很少有嫁给外族的。就算是嫁给外族,也往往是入赘到阴康氏。

????毕竟阴康氏被天元天帝下了血脉诅咒,族人若是登陆,双足便会化作鱼尾,寸步难行,而且又有当今的天帝陛下的禁令,严禁阴康氏登陆。因此即便是外族入赘也是少得很,谁也不想一辈子被困在天河之洲。

????钟岳为阴燔萱解开血脉封印,耗时很久,恐怕传遍了阴康氏,倘若阴燔萱嫁给同族的确有些难度,自己妻子的腿被当众“玩”了这么久,全族皆知,多少心里都会有些芥蒂。

????钟岳跟随阴傅康来到阴康氏圣地,四下打量,赞叹不绝。阴康氏虽然说是二十四帝族之中垫底,但依旧有着帝族的景象,这片圣地丝毫不逊于先天宫和栗陆氏,气象非凡。

????从这天河之洲向外看,群星如河环绕在天河之洲的四周,时不时有一颗颗大星从天上流过,明亮无比,很是璀璨,倒是一幅难得的圣景。

????阴康氏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家主阴傅康大摆筵席,请出阴康氏许多早已闭关不出的老怪物,其中甚至不乏有造物主和帝君这等存在,一个个都是做老祖宗的人物!

????再加上阴康氏的二十一诸天中的天主,可以说所有的强者都被惊动,出席这次盛事,隆重无比。

????能够成为诸天的天主的,好歹也是造物主的修为,掌控六道轮回,实力也是强大不凡。至于各路魔皇、魔侯,那就更是数之不尽了。

????钟岳是这次盛会的主角,一尊尊魔侯、魔皇上前敬酒,将他灌得晕晕乎乎。元神也有些微醺,然后又有各大诸天的天主上前,轮翻灌酒,接着便又是那些老怪物出马。然后阴傅康的十几万儿女出阵灌酒。

????阴康氏的这酒也有些古怪,像他这样的神人,别说喝酒,就算把一片浩瀚汪洋喝到肚子里也有地方可以安放,但是阴康氏的美酒却能够渗入肉身的各处。催动血脉,侵入元神的各个秘境,影响心神。

????钟岳竟然被灌得酩酊大醉,觉得自己的元神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腿脚、嘴巴、眼睛、耳朵都仿佛脱离了身躯,像是骑着一匹东倒西歪的马。

????醉醺醺中只见阴燔萱归来,美人越发得美,钟岳与那些魔侯、魔皇、天主和老怪物们又在灌阴燔萱美酒,钟岳听到自己的笑声从极远之处传来,又听到那些魔侯、魔皇等人的笑声从极远之处传来。

????圣地中。众人美酒下肚,载歌载舞,欢笑入云霄,惊天外,倒是阴燔萱留了个心眼,没有多喝,只是有些微醉。

????“姑爷,该换喜服了。”几个老妪上前,架住钟岳。

????“啥?”钟岳听不太清。

????“姑爷,该换喜服了。良辰到了。”

????老妪们大声道:“马上就要拜堂了!”

????“拜堂喽!”钟岳搂着阴燔萱哈哈大笑。

????阴燔萱脸色微变,醉意全无,连忙挣脱他,问道:“新娘子是哪个?”

????那些老妪笑道:“恭喜小姐。贺喜小姐。小姐请随我们来,换上新衣,让我们也沾上一些喜气!”

????阴燔萱吓了一跳,步法一动便向外逃去,家主阴傅康哈哈大笑道:“把我女儿拿下了!”

????阴燔萱刚刚飞起,便见一道道绳索飞来。在半空中将她五花大绑,坠落下来,被几个老妪架起换喜服去了。

????“爹,我和他认识没多久,一点都不熟!”阴燔萱惊叫道。

????阴傅康哈哈笑道:“腿都被摸了!”

????钟岳站在阴傅康身边,右手勾住家主的脖子,哈哈笑道:“摸了!”

????“我是你岳父,勾肩搭背不太好。”

????阴傅康吩咐道:“来啊,给新郎官换上喜服!”

????“岳父!”钟岳斜眼哈哈笑道,被架了下去。

????没过多久,钟岳被换上喜服,戴上新郎官红帽,胸前大红花,喜气洋洋的前来拜堂,另一边阴燔萱也是一身大红被架了出来,依旧被捆绑结实,挣扎不得。

????“拜堂,拜堂!”众人笑道。

????“姑爷,要成亲了!”旁边的老妪向钟岳大声道。

????钟岳侧头道:“啥?”

????“要拜堂成亲了!”那老妪大声道。

????“我要成亲了!”钟岳向阴燔萱大声笑道。

????阴燔萱气个半死,两人被牵到堂上,一个百般不情愿一个醉得半死,拜堂成亲,阴康氏的魔神哈哈大笑,纷纷上前道喜,钟岳哈哈大笑,说道同喜同喜。

????“入洞房喽!”众多魔神笑道。

????钟岳哈哈大笑:“洞房去也!”

????两人被架入新房,新房中四处张灯结彩,很是喜庆,殿内香炉日暖玉生烟,很是旖旎,诸多喜婆将两人丢在床上,出来问道:“老爷,还要安排闹洞房吗?”

????“闹个屁!”

????阴傅康瞪了她们一眼,道:“你们下去,老爷要将洞房封印起来。”

????“这是什么规矩?”喜婆们纳闷,纷纷退下。

????阴傅康挥手将这座宫殿封印,想了想,取出一口大钟,将大钟祭起,只见大钟越来越大,钟壁越来越透明,最终化作无形,将宫殿倒扣罩住。

????“这下就没跑了。”阴傅康大笑离去。

????一夜无话。

????“头好疼……”

????钟岳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只觉头疼欲裂,不仅头疼,元神也是浑浑噩噩。

????“我怎么躺在这里?”

????钟岳诧异,只觉自己仿佛躺在云端一般,身下的床软得像是云彩,香喷喷的,纱帐也如同是云气做的一般,轻飘飘毫不受力。

????宿醉的后遗症又让他头疼起来,他恍恍惚惚,好像记起了昨天发生的情形:“我昨天被那些阴康氏的老家伙灌了很多酒,然后好像……”

????钟岳眨眨眼睛,自己醉酒的状态中好像是在看一个扭曲的世界。所有人的面孔和身体都扭曲起来,好像自己稀里糊涂中披上了大红袍,然后和某个疑似阴燔萱的女子拜堂成亲,闹得很是愉快。

????“多半是我喝醉了。记忆出现偏差,喝酒真是误事,到现在头还疼……”

????钟岳翻身,手掌和腿压在一个软绵绵的身体上,不由打个激灵。云床上一个红衣少女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脸上含羞带怒,被五花大绑捆得结结实实。

????钟岳瞪大眼睛,然后闭上眼睛鼻腔中传来鼾声,过了片刻,阴康氏的姑爷偷偷张开一线眼帘,红衣少女依旧瞪着眼睛看着他。

????“别装睡了!”

????阴燔萱磨牙,嗔怒道:“快点把我解开!”

????钟岳翻过身去,迷迷糊糊道:“这是哪里,我一定是喝醉了走错房间。奇怪。我的眼睛怎么了?我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

????阴燔萱咬牙道:“别装了!”

????钟岳赧然,转过身来,讷讷道:“昨天晚上,我们……”

????“什么都没做过!”

????阴燔萱头上的凤冠微微晃动,恨恨道:“你只揭开了我的霞帔扔到帐上去了,说是成亲要把霞帔抛得高一些,然后你就睡着了!”

????钟岳抬头向纱帐上看去,果然有一个镶着凤凰的霞帔飘在云帐之间,不由脑门都是冷汗:“我怎么对这件事没有丝毫印象?”

????他只记得拜堂成亲,自己哈哈大笑说要洞房去也。后面便记不起了。

????阴燔萱气道:“我身上的衣裳还在,你身上的衣裳也还在,自然是什么也没做过。你快把我解开!”

????钟岳想了想,将床上捆绑结实的少女依旧丢在床上。向外走去,心道:“稀里糊涂的成亲,这事闹大了,还是趁机偷偷溜走为妙……”

????“你回来!”

????阴燔萱心中恼怒,刚刚说出这话,钟岳折返回来。笑道:“燔萱,这是你爹强行扭咱们俩的瓜,扭出来的瓜肯定不甜。咱们才认识没几天,怎么能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成亲?你爹乱点鸳鸯,我也不会让你为难,我现在就逃出去。不过我答应要将破解血脉封印之法传授给你们,便不会食言。”

????他伸出手指,轻轻点在床上少女的眉心,将自己破解阴康氏血脉封印的法门悉数相传,然后向外走去,笑道:“我逃走之后,你便说是我酒后反悔,不想认这门亲事,把罪推在我身上。”

????当——

????一声大响传来,钟岳撞在家主阴傅康的封禁上,被弹了回来。

????钟岳细细打量,伸手触摸,那封禁浮现出来,密密麻麻的封禁将整个宫殿封锁。

????“帝君的封禁?有些难度,但是难不住我。”

????钟岳打起精神,细细观察,手指跃动不断弹在封禁上,观察各种封禁的运行轨迹,突然一笑,牵动这些封禁整个人仿佛变成了液体,融入到封禁之中,一寸一寸的向外挪去。

????他速度极慢,过了良久这才将封禁穿过,向殿外走去。

????当——

????又是一声大响传来,钟岳撞在阴傅康留下的那口透明大钟之上,钟壁浮现出来,钟岳瞪大眼睛,打量钟壁,面色凝重。

????这口大钟不是封禁,而是一件神兵,想要洞穿这口神兵走出去,那就困难重重了。

????“既然不能直接走出去,也不太容易破开这口钟,那就从地下走。地下的话,封印应该是这口大钟的威能延伸,但没有大钟的本体,要容易一些。”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听殿内传来一声轻叱,钟岳回头看去,只见阴燔萱挣脱那些绳索,从云床上一跃而起,撞上阴傅康布下的封禁。

????这女子却也了得,对自己父亲的封禁了如指掌,很快便从封禁中穿过。

????钟岳喜道:“燔萱,你父亲的神兵你一定可以驾驭,你来掀开这口钟……你做什么?”

????阴燔萱一掌拍来,神通藏于手掌之中,威能雄浑无比,钟岳抬手迎上,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两人神通威能爆发,撞击在这口大钟之上,大钟轰鸣,当当当的钟声响彻云霄天外,惊动了天河之洲。

????“你坏我清白!”阴燔萱如同一只红蝶翩翩飞来,神通藏在指尖,掌间,袖间,衣袂间,发肤间,凌厉无比。

????“我没有!”钟岳怒道。

????阴燔萱咬牙道:“你掀开我霞帔之后,你还……”(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