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五章 黑袍人-人道至尊 yabo体育app下载地址,app下载官方首页,yabo2010.net

人道至尊

第二百六十五章 黑袍人

宅猪2017-12-7 18:3:15Ctrl+D 收藏本站

????“外门碧空堂的左堂主?”

????丘妗儿心中一怔,连忙将令牌藏好,心道:“左堂主在外门,剑门的山脚下,估计是最没有实权的一个堂口了。门主让我去见他,有什么深意?”

????碧空堂在外门的下院,外门分为上下两院,下院碧空堂算是剑门所有堂口中权力最小,势力最弱的一个堂口。

????老头子没有让丘妗儿去寻其他堂口的堂主,反倒前去寻找势力最弱的碧空堂,着实奇怪。

????按理来说,处理天象老母一事,是件大事,这么大的事老头子却让她去寻一个没有实权的碧空堂主,丘妗儿也不知道老头子到底想做什么。

????没过多久,丘妗儿离去,却没有急着下山,而是先回了一趟她娘亲所居住的阳神殿,与丘夫人说了一会子话,然后走出阳神殿来到剑门的百宝堂,请百宝堂主为她打造一个新的木轮椅,下了定金,这才返回镇封堂,然后便没有出去。

????而阳神殿中,丘夫人在丘妗儿离开后没多久,便起身去了雷山长老那里,探望雷山长老。过了良久,鹿婆婆才颠着小脚从阳神殿中走出,下山直奔剑门外门的碧空堂,求见左相生。

????“这块令牌?”

????左相生接过令牌,目光闪动,吩咐鹿婆婆道:“婆婆稍候。”

????他转身离去,过了片刻,领来一位黑袍人,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黑袍之中,看不清面目。

????左相生取出一枚镯子,轻轻转动手镯,只见那黑袍人嗖的一声被收入镯子之中。左相生将镯子交给鹿婆婆,道:“这秘境中的空间不大,空气不多。你速速去,不可耽搁,免得将人闷死了。”

????鹿婆婆心中凛然,暗道:“小姐让我带着令牌来见左丘氏,也没说到底要干什么,只是说非常严重。怎么左丘氏反倒让我运人来了?”

????她将手镯戴在手腕上。离开外门,没过多久来到镇封堂,丘妗儿急忙接过镯子,让鹿婆婆回去,然后寻到钟岳。

????“给了我一个镯子,镯子里藏了一个黑袍人?”

????钟岳呆了呆,开启镇封殿,与丘妗儿一起走了剑门山的山体之中。

????钟岳精神力涌出,轻轻抚摸镯子。只见秘境开启,那黑袍人迈步走出秘境,面目依旧笼罩在黑袍之中,转头四下打量,声音沙哑道:“到镇封堂了?天象老母的灵何在?”

????钟岳祭起镇印,开启镇封天象老母之灵的铜殿。

????黑袍人看到了铜殿中那尊漂浮着的魔灵,赞叹一声,道:“好小子。居然这么快就动手了!还真的干掉了一尊魔神!你是如何杀了她的魂?要知道,当年连我剑门第一代门主。也无法干掉她的魂,被她灵魂逃脱。”“

????钟岳和丘妗儿上下打量那黑袍人,看不出他的真面目,钟岳咳嗽一声,试探道:“这位前辈,咱们见过?”

????那黑袍人不答。道:“我曾经说过,你身上有太多的秘密,比天象老母还要多,比天象老母还值得怀疑。”

????钟岳心头微震,长长吸了口气。

????“我原本已经为了对付天象老母留下了后手。你现在铲除她,让我许多后手都没有了意义。不过这样也好,天象死了,只有你我知道,对方并不知道。”

????那黑袍人走向被钟岳以鹏羽金剑切开切碎的两座铜殿,跏趺而坐,周身弥漫熊熊烈火,将铜殿烧熔,化作铜汁,然后慢慢塑形,将两座破碎的铜殿重新锻炼了一遍,恢复如常。

????接着,他又将断去的锁链重连,恢复如初。

????两座铜殿被他挪放在原来的位置上,铜殿上的图腾纹和封印,也一一被烙印出来,这黑袍人做得很细致,一丝不苟,尽力还原重现战斗前的镇封殿。

????过了许久,他才做完这一切,然后,他将天象老母的前世尸身拼接到一起,塞入原本镇压天象尸身的铜殿中,拍了拍手,道:“与以前的镇封殿的布置像吗?”

????钟岳四下打量,点头道:“像。”

????黑袍人松了口气,迈步走入殿中,转过身来,站在天象老母之灵身前,道:“关闭殿门吧。”

????钟岳目光闪动,试探道:“我给你的令牌呢?”

????那黑袍人扬了扬手,手中有一面令牌,令牌上浮现出日月太极纹。

????钟岳心神激荡,突然屈指一弹,只见一枚小巧的剑茧飞出,落入铜殿之中,笑道:“你的魂兵还你!”

????这剑茧,正是“水清妍”身上的那枚剑茧,天象老母一死,剑茧便被钟岳寻到。

????钟岳催动镇印,将这座铜殿殿门徐徐关闭,将那黑袍人和天象老母之灵关押在一起。丘妗儿眨眨眼睛,心中有些明白那黑袍人到底想做什么。

????“若是天象老母的同党前来救援,一定会遭到黑袍人的伏击。不过,师哥和这个黑袍人,怎么会知道天象老母的同党一定会前来救援天象呢?”

????她心中有些不解,天象老母占据水清妍肉身时,境界是灵体境,根本不能与巨擘媲美,应该没有必要冒着冲击剑门的危险,前来营救天象老母才对。

????她看到四周一座座铜殿,突然恍然大悟:“师哥不是知道他们会来救天象,而是知道他们一定会来镇封殿,救这些被镇压的可怕存在!天象老母被任命为镇封堂的副堂主,为的也不仅仅是她的前世肉身,而是被镇压在镇封殿内的这些可怕存在!”

????“钟山氏。”殿内传来那黑袍人的声音。

????钟岳正欲和丘妗儿一起离开,闻言停下脚步,回过头来,铜殿内一片沉默,过了片刻,那黑袍人的声音传来:“小心。”

????钟岳点头,笑道:“你也小心,不要死了。一般聪明的人死得都很快,我还等着你使用我给你的令牌呢。”

????“臭小子……”黑袍人气道。

????钟岳哈哈大笑,只觉心神舒畅,突然想起一事,问道:“你知道如何才能炼化魔气和魔威吗?”

????“不知道。”

????铜殿内的那黑袍人没有好气道:“你连天象老母的前世肉身都给劈了,天象老母的魂都被你灭了,你还能不知道如何炼化魔气和魔威?”

????钟岳有些尴尬,他的确不知道。

????劈了天象老母的前世肉身,仗的是鹏羽金剑的锋利,灭掉天象老母的魂,则是薪火精通针对魂魄的神通,与他的关系不大。

????“只能等薪火这厮消气了之后,再慢慢问他如何炼化魔气和魔威了。”他心中暗道。

????铜殿中的黑袍人道:“还有一件事,你和丘坛氏都不要留在剑门,尽快离开。到年底时,你们再回来。而且,你要留下镇印,明白吗?”

????钟岳心中凛然,带着丘妗儿走出镇封殿,将镇封殿再次封印,沉吟不决。

????“师哥……”

????丘妗儿有些忐忑不安,低声道:“刚才那位前辈是谁?为何他要我们尽快离开剑门?”

????钟岳面色阴晴不定,长长吸了口气,喃喃道:“镇封殿,必会遭到冲击,我们两人留在剑门,必会遭到毒手,所以我们必须要离开剑门。镇印必须留下,给对方进入镇封殿的机会,然后才方便偷袭来者中最为强大的存在……”

????他还是没有告诉丘妗儿黑袍人到底是谁,心道:“如今的剑门,根基被动摇,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我和师妹身为镇封堂的堂主,的确不能再留在此地了,必须尽早离开!只是现在的难题是,把镇印交给谁,才能保证镇印在年前不失,对方准备动手时才会得到镇印……门主不死,对方不会动手,门主一死,必然动手!镇印只能交给门主!”

????几日之后,水子正长老来到镇封堂,钟岳迎迓,笑道:“子正长老怎么会有时间来我镇封殿?”

????“钟堂主有所不知,清妍是我孙女儿,如今她在你麾下做副堂主,我自然要来看看。”

????水子正呵呵一笑,道:“钟堂主年轻有为,年纪轻轻便做了正堂主,我原本还以为清妍会是接替南千芳的人选呢!”

????钟岳心中一寒,终于想明白当初是谁召水清妍上山,被天象老母侵占了肉身。

????水子正是水清妍的亲爷爷,水子正将她牺牲,当做祭品献给了天象老母!

????“献出自己的亲生孙女……水子安水长老‘死’后,他接替了水长老在长老会中的位置,接连出卖自己的亲人,他做得真是拿手啊!”

????钟岳眼角抖了抖,皮笑肉不笑道:“那么子正长老此来是为了见水师妹吧?长老来得不巧,水师妹如今在闭关修行。要不,我唤醒她?”

????水子正有些失望,笑道:“不用了。钟堂主,老夫还有事,告辞了。”

????钟岳拱手,唤来丘妗儿,道:“我们送送长老。实不相瞒,我和丘师妹最近准备下山游历,不过镇封堂不可以无人镇守,所以弟子打算去拜见门主,将镇印先交给门主掌管。等到水师妹出关之后,还请长老告知水师妹一声,让她去见门主,取回镇印,镇守镇封堂,免得生出乱子。”

????水子正目光闪烁,笑道:“还是你心思缜密。你们小两口,不会是打算私奔吧?”

????这老者哈哈大笑,道:“丘坛氏可不是一个小家族,你们可千万不要糊涂,若是你们有意,老夫倒可以去丘坛氏那里与你们说合说合!”

????丘妗儿脸色羞红,钟岳咳嗽一声,正色道:“长老说笑了。师妹,你去取你的木轮椅,我去见门主,交出镇印。”(未完待续……)i1292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