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章 剑六十四式!-人道至尊 yabo体育app下载地址,app下载官方首页,yabo2010.net

人道至尊

第三百章 剑六十四式!

宅猪2017-12-7 18:4:46Ctrl+D 收藏本站

????圣殿中一片沉默,钟岳一番呵问让人警醒,原本许多支持虞大长老的长老、堂主也纷纷与他割裂。

????殿内所有堂主、长老彻底分成两大派系,一方是虞大长老、风无忌一脉,一方是桃林、丘坛、黎山、君山、田风等氏族的长老、堂主,对虞大长老彻底失望,与其针锋相对。

????还有南麓、有虞、水涂、雷湖等氏族,也有不少长老和堂主在犹豫迟疑,不知该加入哪一方。

????剑门大有分裂的趋势!

????是非对错,总要较量一场!

????虞大长老一方毕竟是不占据大义,人数较少,但是有着外族的强者支撑,九位外族巨擘,再加上法天境强者数十位,是何等强大的一股力量?

????不过各大氏族这一边,也有君思邪、方剑阁这两位年轻巨擘,再加上剑门的剑灵、神灵随时都可以催动,他们也并非毫无还手之力!

????孝圆和孝缺起身,踱步到钟岳身边,孝圆冷冷的看他一眼,冷声道:“还有谁要一起去?”

????幽老迈步走来,道:“镇封堂内镇压着我重黎神族的武道神人,我自然要去,泉老你留下,助虞门主肃清反贼。”

????华珍夫人走来,轻笑道:“我也要去看看剑门的镇封殿,恭迎我魔族的圣灵。”

????山神族的几位祭祀走来,其中还包括一位巨擘,还有几位龙族长老,当扈族、鸣蛇、兕族等族各自有几位祭祀走出,他们显然是垂涎镇封堂中的财富。

????至于镇封堂中镇压了他们的族人前辈,时隔这么久,应该都已经死了,救无可救,不被他们放在心上。

????而夔龙族的那位巨擘却是一动不动。不为镇封堂中的财富所动,他此来,是为报仇而来。不是报夔政之皮落在钟岳手中之仇,而是报夔政死在剑门手中的大仇!

????“五位巨擘。二十多位法天。”

????钟岳眼角轻轻跳动一下,风无忌也是一位巨擘,再加上孝圆、孝缺、华珍、幽老和山神族巨擘,便有六位巨擘,让他心中不仅替水子安捏了把冷汗。

????除了这六位巨擘,还有二十多位法天境的祭祀、长老,这些人也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

????他向殿外走去,心中默默道:“妖族还没有出现。东荒就在大荒旁边,师不易对大荒虎视眈眈,岂会毫无所动?没有出现的,反而是最危险的……而且,孝芒神族出动了阴晴圆缺四大巨擘,而重黎神族身为独占南荒的神族,只出动了幽泉二老,好像也有些太掉以轻心了,恐怕也是在暗处隐藏了力量……门主和水长老,引出这么多强者。你们吃得下吗?吃得消吗?”

????孝圆、孝缺等人跟上他,而殿内还有孝晴、孝阴、幽泉和那夔龙族巨擘这四位巨擘,再加上虞长姬虞大长老。便是五位,还有三十余位法天境的长老、祭祀留在殿中,对垒桃心怡老太太等人。

????“虞门主,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孝阴冷冷道:“剑门上下若是有一群苍蝇嗡嗡嗡围绕你打转,你做这个反对,做那个也反对,你这个门主做得恐怕也没有滋味吧?”

????虞大长老脸色阴晴不定,突然舒了口气。现在他也是骑虎难下,必须要做出决断!

????君思邪看到他舒了口气。脸色微变,喝道:“诸位。一起祭祀我剑门神灵,将神灵唤醒!”

????“晚了!”

????孝晴老妪突然嘿嘿一笑,元神秘境之中一件魂兵飞出,却是一枚神珠,漂浮在空中神威弥漫,那神珠旋转,各种嘈杂的声音传出,那是祭祀之声,各种念头混杂在一起,嗡嗡作响,渗入魂魄之中乱语。

????桃心怡等人刚要祭祀,各种祭祀之音涌来,将他们祭祀的声音打断,无法唤醒剑门神灵!

????“可以动手了!”孝晴老妪长啸,向殿内的剑门长老、堂主痛下杀手!

????其他三位巨擘也立刻动手,又有各大神族长老涌上前去,将众人困在这圣殿之中,要在圣殿内将他们统统解决!

????突然,一道璀璨的剑光向前激射,光柱滚动,光剑旋转切割,将涌上前的诸多强者统统逼退,方剑阁仗剑逼退众人,率众杀出圣殿。

????这道光柱起时,虞大长老抓起神剑便要劈去,突然只觉那神剑无比沉重,竟然没能提起来,心中又惊又怒:“没有祭祀天地,成为门主,便无法动用神剑吗?就算不用神剑,我也可以用杀光这些反贼!”

????他杀出圣殿,身后孝阴、孝晴、泉老等巨擘率领群雄杀出,虞大长老陡然开口大喝,高声道:“方剑阁、君思邪作乱,剑门弟子,与我平乱杀敌!”

????剑门上下,弟子大乱。

????君思邪高声道:“虞长姬勾结外敌,欺师灭祖,还请风瘦竹长老出关,斩杀此獠!”

????虞大长老心中凛然,连忙向孝阴孝晴二人示意,抬手指向剑门问心殿。孝阴祭起孝晴立刻会意,两人身躯一晃,齐齐显出原形,化作两头三盘獒,彗星坠地般向问心殿砸下!

????他们两位巨擘还未落下,深空射线罗网便已经祭起,将问心殿笼罩,封锁空间,孝阴抖手,阴云笼罩在深空射线罗网之上,意图在风瘦竹出殿之前便将他击杀!

????虞大长老心神大定,看向方剑阁、君思邪,只见两位年轻的巨擘则被夔龙族巨擘和泉老各自接下,其他长老等强者,则被各大神族和龙族的长老祭祀挡下。

????而那些堂主则在与重黎神族、各大神族的大军厮杀,水子正、雷廷等人也各自动手,唯独没有人向他出手。

????虞大长老眼角跳了跳,迈步向方剑阁走去,心中有些欢喜:“除掉这两个小辈之后,剑门一切反对我的力量,都可以镇压下来。诛的诛,镇的镇。杀鸡儆猴,便再无反对我的人!百年之后我着史,青红皂白由我说!哈哈哈哈!”

????而在此时。钟岳带着六位巨擘来到镇封堂的山壁前,祭起镇印。山壁显出一道门户。

????钟岳走向门户,孝圆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老眼紧紧的落在他的脖子上,让钟岳感觉到一阵阵凉意。

????钟岳笑道:“孝圆前辈,你距离我这么近,难道就不怕我痛下杀手?离我越近,你死的越快。”

????孝圆阴测测道:“老身离你这么近,是担心其他师兄忍不住先杀掉你。你放心。待会老身不会让你死的这么便宜这么快,老身会慢吞吞的折磨你。要知道钝刀子杀人,才是最疼的。”

????她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如同锯子据骨头一般。

????钟岳微微一笑,悠然道:“我会让你死得很快。”

????孝圆心中大恨,恨不得立刻将他击杀,钟岳笑道:“你们开启镇封殿,还需要我来祭起镇印,你若是弄伤了我,当心我打不开镇封殿。”

????孝缺淡淡道:“师姐。稍安勿躁,待会有的是时间。”

????众人走入山体之中,四下看去。只见这里没有任何异样,只有一座座冷冰冰的青铜大殿,锁链相连。

????“打开这座殿!”孝圆冷冷道。

????钟岳祭起镇印,开启铜殿,这座殿却是个死殿,几位巨擘押着钟岳进去搜寻一番,收获了许多异宝。突然风无忌听到外面传来战斗喧哗声,微微皱眉,沉声道:“正事要紧。钟师弟。哪座是镇压风孝忠的铜殿?”

????幽老面色一紧:“你想放出风孝忠那个疯子?万万不可!”

????风无忌微笑道:“他是我父亲,有我在。他不会伤到我们,反而会是对付剑门的利器。你们该不会真的以为这样就可以轻易拿下剑门吧?”

????“风孝忠是你父亲?”

????几位巨擘都是微微一怔。但面上的紧张之色丝毫未少,即便是孝缺也是摇头,道:“无忌,那疯子虽是你爹,但是他毕竟是疯子,先不要放出他。还是先解救武道神人和魔神灵,那时就算他疯,我们也可以将他擒住。”

????风无忌点头,看向钟岳,微笑道:“钟师弟,水清妍师妹被你镇压起来了吧?她被你镇压在何处?”

????“水清妍?神使何必多此一举?”

????钟岳冷笑道:“还是直接叫她天象老母便是。你如何知道她被我镇压?”

????风无忌微笑道:“她这么长时间不曾露面,自然是被你镇压。天象老母!”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高亢,朗声道:“天象老母,你在何处?”

????钟岳脸色微变,向四下看去,只见一座座铜殿震动,墙面上浮现出一张张面孔,眼珠子滚动,向他们看来。

????“糟了,若是这些老而不死的怪物开口说话,说出我的布置,恐怕就会功亏一篑了……”钟岳暗暗捏了把冷汗。

????突然,一座铜殿中传来“水清妍”的声音,隔着铜墙有些嗡嗡作响:“是神使吗?我在这里!”

????那声音虽然有些模糊,但可以听出是女子的声音。

????风无忌当先一步,向那座铜殿走去,目光闪动,心道:“想进入地底,还需要借助天象老母这个地头蛇!”

????钟岳向四下看去,只见那些铜殿上的巨大面孔在张口,却说不出话来,只有口型,心中微微一怔:“这些老家伙被困得太久,没有法力了!”

????经过镇压风孝忠的大殿时,那大殿的铜墙上突然浮现出风孝忠的面孔,眼珠子转来转去,看到钟岳,又看到各族的巨擘和长老,嘿嘿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剑门大乱了对不对小鬼?小鬼果然狡猾,我要拆穿你……”

????钟岳额头冒出冷汗,突然笑道:“风师兄,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巨大的轮回,六道的轮回?”

????铜墙上风孝忠的脸突然露出恐惧之色,面孔扭曲,声音颤抖,凄厉叫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走开!”

????“果然是个疯子,难怪会如此凶残,比我魔族还要凶残。”

????华珍夫人咯咯笑道:“不过倒是一味上好的灵药。”

????钟岳一言让风孝忠疯掉,继续向前走去,距离水子安所在的那座铜殿越来越近,钟岳压制住心脏,免得心脏狂跳。

????“打开它。”风无忌看他一眼,道。

????钟岳祭起镇印,铜殿的门户缓缓开启,

????众人向前走去,孝圆露出异色,道:“堂堂的魔道领袖居然会被一个小小的人族镇压在这里,也真是丢脸……嗯,这股人味儿从哪里来的?奇怪,很熟悉的感觉……”

????“这股魔道气息……”

????华珍夫人细细感应,诧异道:“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

????钟岳笑道:“孝圆前辈,还记得我说的那句话吗?离我越近,你死得越快!”

????唰唰唰

????一枚枚剑茧从他元神秘境中飞出,飞舒展,霎时间六十三枚剑茧彻底舒展开来,接着殿内又有一道剑茧飞出,化作剑六十四式!

????“是水子安的气味!”

????孝圆脸色剧变,高声尖叫,叫声中,这老妪突然四分五裂,一道道剑丝从她体内穿过,将她切碎!

????六十四道剑丝膨胀,如同六十四条巨龙,恐怖的剑气穿插交错,在狭小的铜殿通道之中爆!

????而在铜殿外面,风孝忠的怒吼声传来:“我记起来了,臭小子,我记起来了,你把水子安那老东西藏在殿内,准备暗算这些废物!嘿嘿,我要拆穿你……”

????滚动的剑龙之中,钟岳站在那里,四周虚空切裂,静静道:“晚了。”

????铜殿四分五裂,被剑六十四式和一位位巨擘的攻击击碎,这座铜殿不是第一代门主所炼,而是水子安重铸的铜殿,因此比不上真正的镇封殿。

????四分五裂的铜殿中,一位位龙族、当扈族、鸣蛇、兕族等族的长老、祭祀肉身瓦解,尸体碎了一地!

????而其他几位巨擘,个个带伤,纷纷祭起自己的魂兵抵挡!

????华珍夫人尖叫,祭起白骨魔堡,冲入魔堡之中,一道道巨龙般的剑丝跟在她的身后,也冲入魔堡,魔堡剧烈震荡,突然有滚滚的鲜血从魔堡的门户、窗户中喷涌而出,魔堡的门户上巨大的骷髅头眼耳口鼻中也有鲜血和碎肉向外狂喷!

????华珍夫人,碎掉了。

????与此同时,水子安的身影出现,小老头大袖飘飘,脚下是天象老母的残尸,一声呵斥,只见一道道剑丝从白骨魔堡中钻出,又自化作剑龙,演化做一座剑六十四式剑阵,将剩下的四位巨擘笼罩。(未完待续)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