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二十章 扬我族威-人道至尊 yabo体育app下载地址,app下载官方首页,yabo2010.net

人道至尊

第五百二十章 扬我族威

宅猪2017-12-7 18:13:50Ctrl+D 收藏本站

????“风后?另一个风氏?”

????钟岳心中一惊,道:“风氏还有传人,真是可喜可贺。←,侯岗氏是怎么回事?龙颜四目,倒是少见。”

????水子安道:“颉的确是人族血脉,不是其他种族,只是长相奇特。”

????“难道是觉醒了伏羲氏血脉中的雷泽血脉?”钟岳诧异。

????水子安笑道:“这几人的根基都是不错,都已经修成元丹,只是开轮境的两大极境没有修成,但其他境界的极境都已经修成,资质不逊于左相生、田延宗。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叫容成的,已经去崆峒关赴任去了。”

????钟岳好奇道:“这几人现在何处?我去见一见他们。”

????“这几人恰恰在我剑门之中,等待前往各城各关赴任。”

????水子安精神力传音,通知风后和颉等人,笑道:“君门主原本请我教导他们修行,只是我教导一些普通的炼气士尚可,若是教导这些天才人物,便有些吃力了。你如今是长老,代行门主职权,不用亲自去见他们,我让他们来见你。”

????钟岳点头,没过多久,八位年轻才俊各自赶到金顶,在大殿外等候,这几人心中都是纳闷,不知水子安为何召唤他们前来。

????钟岳和水子安走入金顶圣殿,向八人看去,只见风后玉树临风,颇有风氏一族的神采,钟岳细细感应,心中暗赞一声:“风后体内的伏羲血脉虽然不强,但比风无忌也弱不了多少,不愧是出身自风氏一族的人才。”

????他向侯岗氏的颉看去,心中一惊,只见颉的确如水子安所说,阔鼻阔额。头角隆起,长着一副龙颜,最古怪的是他长着四只眼睛,上下成列,并排两个,很是奇怪。

????沮诵则是文质彬彬。与普通人没有区别,但多了些许儒雅之气。

????封巨和岐伯年纪较长,中年人的模样,应该是早年修行较晚,大器晚成。

????而常先、王亥和力牧则是孔武有力,其中以力牧最为惹眼,身穿兽皮短裤,身上缠绕着锁链,雄壮如山。

????钟岳见到这些年轻才俊。心中也是颇为欢喜。大荒人族经历了这些年的经营,终于有了大兴的样子,今后再过些年头,恐怕镇守大荒各地的便不是昆族巨擘和那些神兵魔神兵了,而是这些年轻一辈的强者。

????“拜见雨师!”

????这八人见到水子安,连忙下拜。钟岳诧异:“雨师?”

????水老头呵呵笑道:“我出身自水涂氏,教导他们水系功法神通,行云布雨。所以他们称我为雨师。”

????钟岳恍然:“原来如此。”

????“你们起来,见过钟山氏钟长老。”

????水子安抬手。道:“钟长老乃是我剑门最为年轻的长老,修为见识通彻天地,你们能有今日成就,全靠钟长老整合我剑门功法,壮大剑门底蕴。我剑门的神药、神兵,也都是钟长老辛辛苦苦拼命从外面抢来的。”

????那八人连忙拜见。纷纷抬头打量钟岳,露出惊容:“这么年轻,比我们好像还小一些!”

????剑门上下的炼气士心中,钟岳早已变成了剑门的神话,关于钟岳有着不知多少传言。各种稀奇古怪的传说都有,比较传统的传言便是钟岳八丈高八丈宽八头八首八足,另类的便是钟岳三头六臂,诡异的便是钟山氏喜吃神魔各族,一顿要吃掉三百尊神族,二百尊魔族。

????还有气势恢宏的传言,钟山氏体长不知多少里,张开眼睛,天上出现日月,世界大放光明,闭上眼睛,世界一片黑暗,昏昏昧昧。

????各种传言都有,而今见到钟岳本人,他们心中不禁纳闷,钟山氏居然与他们仿佛,年岁似乎也比他们小了几岁,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钟岳摇头笑道:“我不是最年轻的长老,丘丘长老才是,她比我小了几岁。她二十一岁,而我已经二十五岁了。”

????水子安道:“历代所有的男长老,你的确是史上最年轻的。钟长老,你来指点他们修行,让他们拜你为师,如何?”

????钟岳摇头道:“他们各有所长,我能够教给他们的不多。侯岗氏的四目之中蕴藏各种图腾纹,神魔各族都有,数量极多,图腾驳杂。而沮诵博学,对图腾纹的理解更深。风后精通风系图腾纹,修炼的极为精深,常先精通音律,力牧王亥精通祭炼妖兽,岐伯精通炼丹,封巨精通阵法,他们各有所长之处,想要成为他们的老师,难。”

????水子安动容,失声道:“连这个你都能看得出来?”

????钟岳微微一笑,他这些日子以来,炼化佘文举的元丹获益匪浅,已经将自己的血脉再有少许提升,左右两枚神眼基本上已经觉醒,想要看穿颉和风后等人并不困难。

????“我只是能看得出来而已。至于教他们,我便不成了。不如这样……”

????他思索一二,突然伸出手指,在颉、风后等人眉心点过。钟岳笑道:“我在音律、阵法、图腾、祭炼、炼丹上的研究仅止于此,现在传给你们,你们各自参悟,没有必要师从于我。”

????风后等人脑中轰然,顿时多出无数纷杂的感悟,浩如烟海,各种神妙,各种体系,将他们的大脑塞得满满当当,一时片刻间根本无法完全参悟!

????钟岳收指,看向远处,突然道:“有客来了。”

????“有客来了?”

????水子安疑惑,凝眸向远处看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随即又看向四明兽,只见四明兽依旧蹲在金顶的殿檐角上,并没有预警。

????钟岳道:“他们距离尚远,还没有来到。你们稍候,我去抱个宝贝儿来。”

????“抱个宝贝儿?”

????水子安、风后等人都是一怔,钟岳走出金顶,向剑门山中而去。水子安看向风后等人,道:“钟长老传授你们多少本事?”

????“太多了。”

????力牧感慨道:“实在太多了,恐怕足够我们消化十几二十年才能消化完。”

????其他几人也是连连点头。道:“钟长老学究天人,传授我们的感悟都是我们想所未想,实在博大精深。”

????“钟长老,真乃天人也!”风后感慨道。

????水子安心中骇然:“这小子,还说自己不能教他们,分明就是偷懒而已!”

????风后、力牧等人所学不同。各有所长,想要将这八人统统折服自然是无比困难,而风后等人却说钟岳传授他们的感悟竟然能够让他们消化一二十年!

????显然,钟岳有教导他们的底蕴和本钱,估计是嫌麻烦,不愿意教而已。

????突然,金顶上的那头四明兽开口,声音震动:“大长老,有客到了。气势汹汹来意不善。”

????水子安心中又是一惊,连忙来到四明兽身边,只见四明兽的四颗头颅朝向四面,八只眼眸射出四面光幕。光幕中映照出一艘艘华丽无比的楼船、大舰、宝辇、香车,还有浩浩荡荡的炼气士环绕周围,越过大荒的关隘,直奔剑门山而来。

????这些强者来自各族,楼船或者香车上悬挂着各色旗帜。从南方而来的是重黎神族和鲲鹏神族,北方而来的是妖族。东方而来的是龙族和魔族,西方而来的最多,西荒规模庞大的孝芒、山神、毕方、神鸦、鬼神各族也纷纷前来。

????水子安眼角乱跳,他竟然看到各族的族长、大祭司、宗主,甚至带来了镇族的重宝!

????而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图腾柱震动。连忙取出一根根图腾柱,只见一根根图腾柱上一幅幅面孔浮现出来,却是大荒边关的将士通讯而来,说起各族的族长、宗主、大祭司通告他们,要进入大荒拜会剑门门主!

????“重黎、龙族、魔族、妖族、西荒各族。这个时候一起前来,怎么可能同时进入我大荒?”

????水子安各种心思闪动,突然冷笑道:“他们若是因为钟长老活着从昆星归来这件事,前来询问昆星昆族一事,只怕根本无需如此兴师动众,一起前来。现在一起前来,的确是来意不善,有问罪之意!”

????钟岳回到剑门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怎么算也足以让各族的领袖赶到剑门询问昆星之事了,而他们却同时前来,肯定是相互联络通风,一起前来兴师问罪!

????“门主不在,方长老也不在,现在剑门就剩下我和钟长老,这次已经不是能否保住钟长老的事情了,而是能否保住剑门,能否保住大荒的事情了!”

????他刚刚想到这里,却见钟岳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童回到金顶,那小童身后还跟着一口明晃晃的神剑,形影不离。

????钟岳笑道:“大长老,准备迎客。”

????“搞的定?”水子安也有些心惊胆战,低声道。

????“放心,还没有我搞不定的。”

????钟岳面色转冷,淡淡道:“我大荒剑门,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剑门了。我大荒人族,也不是从前的大荒人族了。神魔各族以为,凭借区区几艘战舰楼船,架上几口图腾炮,带上一两口神兵,大摇大摆闯进来,便想让我大荒就范让我人族屈服,这种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大长老,传讯大荒各城各关,给我祭祀!再传讯剑门上下,祭旗祭兵,扬我族威!”

????水子安虽然年长,也被他几句话说得热血沸腾,哈哈大笑,大袍飘飘,大袖翩翩,传讯大荒各城各关,剑门上下。

????大荒腹地,一艘艘楼船大舰宝辇香车徐徐驶来,魔云妖气神光,洞彻云霄,神魔妖龙鲲各族强者,各自绽放气势,虽然名义上是客,但趾高气扬,跋扈横行,先声夺人,先势压人。

????一路路强者气势压城而来,所过之处,强大的炼气士绽放气势,将下方繁衍生息的人族部落中的族人镇压的一个个跪伏在地。

????“人族,虫豸也。”一位神族老者向下看去,只见跪伏一片,摇头冷笑道。

????突然,大荒八关十六城中,一股股神威魔威冲天而起,一件件神兵魔神兵腾空,神威魔威气势连城,将长达数十万里的边关连成一片铜墙铁壁!

????让神魔各族各路炼气士脸色唰的一声变得惨白,却在此时,只见剑门山上,多达十余口神兵冲天,放出各色光芒,各种神威,镇压天地,又有四面大旗飞出,旗面猎猎抖动,浮现出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神兽镇守四方,四路而来的各族族长、宗主和大祭司跋扈的气势顿时被打压得不翼而飞,麾下一尊尊强者脸色如土,战战兢兢。

????剑门山上,突然一声大笑传来:“哈哈哈,有客远道而来,剑门未能远远迎迓,还请各位族长、祭祀、宗主恕罪!”(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